blackC

这是看皮皮和data一起去克林贡飞船的那一集产生的脑洞。
也许有续集???

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第一次写文求轻喷。
——————————————————

“这儿恐怕和你们习惯的星联飞船不一样。”
面前的舱室门随着粗犷的声音打开,克林贡战舰特有的幽暗红光勉强照亮了视野,虽说是休息的房间,却空无一物——除了靠墙的一个铁长凳。
picard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well,thanks.”
“K'Vada舰长,请问这是picard舰长的房间还是我的?”
“你们两个的。”克林贡舰长扫了人类舰长和安卓一眼,从鼻子发出一声长长的“嗤”声,“我们的空间很有限——这是艘战舰,不是游艇。”
“恩,这已经很好了。”picard毫不示弱地呛声回去。
K'Vada不以为然地冷哼,“你们得按照克林贡人的方式睡觉了。”他走向贴凳 猛的一拍,“哐”的一震之后,耳朵里都是余音的嗡嗡声。“我们从来不用垫子来使我们的身体变得软弱!”
“很好!”picard索性也向那贴凳子使劲一拍,用力回吼道“这正是我喜欢的方式!”
苦逼归苦逼,气势是不能输的。
可气势也不能减少内心的苦逼就是了。

克林贡船长走后,picard和data面面相觑。
“舰长,很明显这张床应该为你所用,我是安卓,是不需要休息的。”
“好吧,”picard顿了顿,勉强蜷着身体在铁板上找了一个尽可能舒服的姿势,闭上眼。

三秒后。
“data,你在干什么?”
“我在待机,舰长。”
“不,你在盯着我!”
“如果我看着您的方向让您困扰,我很抱歉,舰长。”
picard等着站在床边的安卓转开视线,才再度翻身,打算小憩一会。

三秒后。
“算了,data,让我们来考虑战略吧。”
“好的,舰长。。。。”data犹豫了一下,还是闭上了嘴。
“怎么了?允许你自由发言。”
“舰长,是否因为这张床无法为您提供良好的休息环境,导致您不能入眠呢?”
picard不禁叹了口气“这无法否认,data。”
“那么,我有个提案,舰长。”

三秒后。
picard猛地从data身上爬起来。
“提案驳回!”
“舰长,提案是否有我未曾意识到的不妥之处?”
picard看着平躺在床上一本正经又带着些许疑惑的data,顿时语塞。
可要他睡在data身上,他是怎么都不肯的。
这个不通世事的小安卓,是不是对谁都这样?是不是以前就有人睡在他身上过?
想到这儿,picard感到自己的心情奇怪到有些微妙。
“data,一般来说,人与人之间都保持着一定距离,像这么。。。亲密,是很不常见的。”
“可是舰长,我不是人,我是安卓。”
picard再一次语塞。
“舰长,据我所知,如果人类长时间没有得到较好的休息,就会易怒暴躁影响理智和判断力,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判断力的丧失对于任务的执行更是有毁灭性的影响,更何况这次任务对星联来说。。。”
“好了,好了,data。”picard揉了揉太阳穴,他的确有好久没合眼了。
picard看着像个玩偶一样平躺在床上眼底一片坦然的data,咬了咬牙。
反正这个小安卓什么都不知道,他就当这是垫子好了。
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这是垫子。。。
恩,这是垫子。。。好舒服。

data看着枕着自己胸口呼吸渐渐平缓的picard,用双臂揽住了趴在自己身上的人,这身体比他印象中更瘦小一些。他用胳膊揽的更紧了一点,以免picard不慎从自己身上滑下去。

“data,”闭着眼的picard突然开口“不准说出去。”
“是,舰长。”

来一波萌萌哒!大金毛二王子(❁´◡`❁)*✲゚*